绣房

     “绣房”是中国妇女的“天地”。她们“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”,从懂事那天起,就步入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开始了“行不动肩”、“笑不露齿”的生活。

      在“绣房”里,每一天的对话是梳妆台镜子里的自己,她慢慢的梳洗,仔细的观察。当有一天突然发现,自己已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儿童变幻为一个腼腆的大姑娘时,青春的红颜已换成冰冷的惨白挂在嘴角。她除了在静静的古琴声中找到一丝安慰外,不得不抓紧时间赶她的“嫁妆”。绣功出色,才能被人瞧得起,才能够许配好人家,过上舒心的日子,父母家族脸上才会有光彩。

      终于等到出嫁那一天的到来,哪知从姑娘的闺房迈出,却跨进了婆家的眷房,又一个黑黑、长长的“绣房”在等待她。她又回到了从前,梳妆镜里的自己一天天在衰老,头发越来越花白,“绣房”里早已没了古琴声,只剩下一声声的叹息在空空的房间回响。

      一架雕花的木床前,有二架古琴横卧在那里,伴随着昏暗的油灯,摇晃着的缠脚架,浅浅的铜盆,笨重的柜子,冰冷的花瓶,硬硬的脚踏板在那里。

      征集地区:江西、山西、河北、河南等地。年代:清——近代,约400年历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