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明清两朝床具展览

     床是房中之房,是家中之家,是占据人生一半的地方。

    一架床就是一个“世界”,就是一个社会状态,就是一个家庭的温暖;人生的幸福在床上,人生的悲伤也在床上,而人生最悲壮的“生”、“老”、“病”、“死”哪一样又离得开床呢?

    看那双凤仰首的床当然是“闺床”,而龙凤朝阳的床一定会是“喜床”,“才子佳人”的雕床象征着郎才女貌,而“百官会审”的红漆描金床就是“官床”,高架圆柱的厢床是民国时期的改良厢床,而三进、二进雕满人物典故的刻花厢床是明末清初达官贵人的卧寝;主人睡主卧,仆人、丫环睡在床前一进踏板上,主人一有动静,下人就必须马上侍候,这端茶递水还只是贴身仆人的荣幸,那侍候在房门外的最下等仆人却只有在凳子上打磕睡的份。因此,一架床占据的空间越大,雕刻功夫越深,用的木材越讲究,那么能使用这架床的人地位也就越高。反之,一个最普通的人只能睡简单的四脚竹床了。

    有天,有地,四周都围起来的床,统称为厢床。但厢床又分一进、二进、三进式。而各进式的床又因不同的地区文化特征,产生不同的造型形式,雕刻、着色、用料都不相同。如:江西地区的主要是一进红漆描金厢床,温州地区的是二进才子佳人五彩沙金厢床,福建地区的是镂空雕刻架式厢床(半封闭式),湖南湘西的是三滴水厢床。而三滴水厢床又有一进三滴水与三进三滴水之分;雕刻又有平雕、透雕、浮雕、镶嵌;着色以大漆为主,有七彩与素色之分,也有描金与沙金之分等等。

    看床如看人,看人如看家,看家如看国,这床的历史,这床的文化,已透出人的一生。已透出社会的变迁。

    征集地区:江西、上海、浙江、温州、山西、安徽、湖南、福建、贵州、河北等地。年代:明末、清、民国初年,约450年历史。